• <i id='z32cj'></i>
    <dl id='z32cj'></dl>

  • <ins id='z32cj'></ins>

    <code id='z32cj'><strong id='z32cj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tr id='z32cj'><strong id='z32cj'></strong><small id='z32cj'></small><button id='z32cj'></button><li id='z32cj'><noscript id='z32cj'><big id='z32cj'></big><dt id='z32c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32cj'><table id='z32cj'><blockquote id='z32cj'><tbody id='z32c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32cj'></u><kbd id='z32cj'><kbd id='z32cj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z32cj'></span>
  • <fieldset id='z32cj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z32cj'><div id='z32cj'><ins id='z32c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z32cj'><em id='z32cj'></em><td id='z32cj'><div id='z32c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32cj'><big id='z32cj'><big id='z32cj'></big><legend id='z32c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學校出瞭個狐貍精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一、奇怪的案件

              青山鄉派出所所長李大柱剛上班,便接到青山中學的報案電話,說是昨天夜裡一個陌生男子闖入女學生宿舍,對一名女生施暴之後逃跑瞭。青山鄉歷來是治安模范鄉,居然出瞭這樣的惡性案件,李所長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氣,急忙帶瞭兩個民警趕往青山中學。

              青山中學位於太行山腳下,背靠大山,環境優美,百草叢生,古木蒼鬱。林子裡有許多野生動物,經常可以看到野兔、刺蝟、野雞、獾、狐貍出沒,學生放學後經常偷偷溜出去捉野兔或者爬上大樹掏鳥蛋。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趕到學校,校長劉清和教導主任張政正在辦公室裡等著。簡單寒暄瞭幾句後,李所長說:“你們先簡單介紹一下情況吧。”張政說,出事的女生名叫劉麗麗,是初三一班的學生。昨天晚上劉麗麗出去上廁所回來後,躺在床上剛迷迷糊糊要睡去,忽然聽到窗戶“吧嗒”一聲,她下意識地睜開眼,隻見一個黑影從窗戶鉆瞭進來,接著她便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,頓時感覺腦袋昏昏沉沉的,這時,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一下向她撲過來。劉麗麗想喊,卻感覺渾身無力,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個男子撲到自己身上,然後她便昏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感到奇怪,問劉校長平時學生宿舍夜裡的窗戶是開著的還是關上的。劉校長介紹說,女生宿舍在學校後墻的邊上,窗戶正對著大山。學校怕學生夜裡受涼,規定睡覺前要關好門窗。劉麗麗住的那間宿舍後窗戶隻是破瞭巴掌大的一塊,正巧總務處負責修繕的人傢裡有事請瞭兩天假,說下周就修理,沒想到就出瞭這樣的事。“這麼小的洞,人是怎麼進出的呢?”張政也跟著連聲說不可思議。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思考瞭一下,說:“你們先把劉麗麗叫過來,我們瞭解一下具體情況。”很快,劉麗麗就來瞭。李所長一見,眼前的這個女生相貌很清秀,十五六歲的樣子。見到派出所的人,劉麗麗顯得很尷尬,低著頭紅著臉,兩隻手絞著衣角。李所長和顏悅色地說:“劉麗麗,你別害怕,我們一定會抓住壞人的。你能把詳細情況跟我說一下嗎?”劉麗麗眼圈一紅,眼淚掉瞭下來。過瞭一會兒,她定瞭定神,說起那天晚上發生的事。李所長聽得很仔細,當劉麗麗說到迷迷糊糊中看到那個黑影從窗戶鉆進來時,忙插話問:“你能確定他是從窗戶鉆進來的?”劉麗麗點點頭。李所長“哦”瞭一聲,眉頭皺瞭起來,劉麗麗說的情況跟張政說的大致相同,看來還得去現場看看。於是,他便和校長商量,安排人把劉麗麗先送回傢,不要聲張此事,說完便和兩個民警一起由張政帶著去現場——劉麗麗住的311宿舍。

              311宿舍幹凈整潔,一共有五張鐵床,都是上下鋪,劉麗麗就在後窗戶旁邊的下鋪。李所長看到她枕頭的位置正對著後窗戶,而後窗戶最下面破瞭巴掌大的一個洞。他拿手比瞭比,這麼小的一個洞怎麼也不能鉆進一個人來,別說是成人,就是剛出生的嬰兒也不可能,而劉麗麗一口咬定對她施暴的人就是從洞裡鉆進來的,這就奇怪瞭。李所長又用手使勁掰瞭掰玻璃,鑲得死死的,沒有被撬過的痕跡。兩個民警打開窗戶仔細檢查瞭半天,也沒發現什麼線索。

              難道犯罪分子真會特異功能,能穿房入戶不成?李所長頭有些暈,張政也在一邊不停地擦汗,想說什麼又不敢說。李所長便問:“張政,你有什麼話要說?”張政一邊擦汗一邊說:“李所長,我們早上也看過瞭,這麼小的洞,人是不可能鉆進來的,除非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盯著張政:“有什麼就說出來,隻要是對破案有幫助就行。”張政想瞭一下說:“除非進來的不是人。”李所長一驚,問:“不是人是什麼?”張政小聲地吐出三個字:“狐貍精。”李所長和兩個民警一起哈哈大笑起來,李所長指著他的鼻子說:“張政啊,你是被嚇糊塗瞭吧?這是什麼年代瞭,還信什麼狐貍精?虧你還是教導主任,天天教育學生,居然會信這些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二、奇怪的線索

              對青山中學的舉報審查立案後,李所長帶著民警分別行動,開始在學校和周邊幾個村莊調查。幾天下來,李所長這邊一點兒線索也沒有,急得他嘴裡起瞭大泡,這種事以前還沒出現過,難道對女學生施暴的真不是人而是狐貍精?李所長覺得實在不可思議。跟著兩個民警也調查回來,匯報說把周邊二十裡內的村莊挨個調查瞭一遍,沒有發現可疑人員。李所長正在著急,見張政急匆匆地領著一個瘦高的男學生來到派出所,見到李所長連忙說:“李所長,我們有重要情況匯報。”李所長聽瞭為之一振,急忙讓他們坐下,迫不及待地問道:“快說說你們發現瞭什麼線索?”張政一邊擦汗一邊指著那個男生說:“他叫劉小樂,是他有情況匯報。這個事兒他以前跟我說過,我沒當真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快說,有什麼線索?”李所長急忙打斷張政的話,轉過頭盯著劉小樂問。李所長之所以這麼著急,是因為這個案子鬧得學校裡人心惶惶,好多女生都請假回傢不敢再來上學瞭,學生傢長還有社會上的人也議論紛紛,都說學校出瞭飛天大盜,能從小洞鉆進屋裡偷東西和強奸婦女,鬧得十裡八鄉沸沸揚揚的,尤其是傢裡有女孩的,一到晚上就不敢出門瞭,上面催李所長盡快把事情鬧清楚,這給派出所很大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劉小樂有些緊張,鼻子尖都沁出汗珠來,他看著李所長,神情緊張地說:“我上星期跟張主任說過,他還把我訓瞭一頓,不讓我亂說。”李所長有些不耐煩,說:“你快說,別說這些沒用的,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。”劉小樂更緊張瞭,結結巴巴地說:“上個星期六晚上放學我沒走,我傢離這兒有七十多裡路,我想傢裡也沒什麼事兒,就不回去瞭,同宿舍的李大嘴也沒走。晚上我和李大嘴在宿舍裡玩籃球,結果不小心把後窗戶打破瞭。我們怕挨說,就打算第二天偷偷到鎮上買塊玻璃安上。晚上睡覺時我還找瞭張報紙把窗戶給糊住瞭。睡到半夜,我上廁所,回來時迷迷糊糊地看到窗戶後面蹲著一個黑影,嚇得我大叫起來,李大嘴也醒瞭,再看就什麼都沒瞭。李大嘴還埋怨我攪瞭他的美夢,我也覺得可能是眼花瞭,就又躺下瞭。就在我快睡著的時候,忽然聽到那張報紙‘哧拉’一聲被捅破瞭,嚇得我急忙睜開眼,見一個黑影落在瞭窗戶下的桌子上,跟隻狐貍差不多大,我剛想喊,卻覺得渾身無力,迷迷糊糊感到有個姑娘向我撲過來,然後狠狠地親我的嘴,後面的事我就什麼都不知道瞭。早上起來,除瞭覺得嘴黏黏的,也沒什麼感覺。我跟李大嘴說,他不信,我就告訴瞭張主任,張主任反把我訓瞭一頓,說我胡說八道。劉麗麗晚上碰見的東西我想跟我見到的一樣,張主任本來不讓我說,可是大傢都在議論這件事,我覺得不可能是人做的,那麼小的洞人是鉆不進來的。”李所長聽得心裡一跳一跳的,劉小樂說的也有可能,如果是人做的,再怎麼小心也會留下蛛絲馬跡,再說自己親自觀察過那個巴掌大的小洞,人是鉆不進來的。可是如果承認不是人做的,這也太不符合科學瞭。

              劉小樂瞪著一雙小眼看著他,說:“李所長,要不你到我們宿舍睡幾天,也許會碰到的,隻是學校已經把玻璃給我們裝上瞭,你要去就得卸下來一塊。”李所長一聽,想瞭一下,如果真是狐貍精,把我迷住瞭那可真成大笑話瞭,他思索瞭一下說:“我們還是慎重點好,不能亂傳這些迷信的東西。”又叮囑劉小樂,不讓他亂說。劉小樂答應一聲便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跟張政商量,問他能不能到女生宿舍去親自體驗一下。張政心裡害怕,就說自己是男的,不方便去女生宿舍親自體驗。李所長也沒強迫他去,自己也不方便去,想瞭一下,便打電話通知所裡的內勤馬玲玲,讓她火速到青山中學來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馬玲玲今年三十三歲,離婚六年瞭,膽子大得很,一向就不相信鬼神。接到所長的命令,馬玲玲連忙趕到學校,李所長在校長辦公室跟她簡單說瞭一下案情。馬玲玲聽後哈哈大笑,連連搖頭說:“根本不可能,世界上不可能有狐貍精迷人的事,不符合唯物主義哲學。”

            馬玲玲大學學的是犯罪心理學,對心理學頗有研究,於是她滔滔不絕地向李所長介紹瞭一通唯心與唯物的學說,最後一拍胸脯說:“今天晚上我就上女生宿舍去,幫助你們提高唯物主義認識。”李所長聽瞭非常高興,於是便找到校長安排馬玲玲睡到311劉麗麗的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現身說法

              馬玲玲因為白天趕瞭山路,有些累,身體感到有些乏,躺下一會兒就呼呼睡著瞭,直到雞叫頭遍的時候才醒瞭一次。她睜開眼睛,借著從窗子裡透進來的月光,見其他九個女生睡得又香又甜,什麼怪事也沒發生。她看看手表,已經四點半,知道天快亮瞭,心想,什麼狐貍精,純粹是一派胡言,李所長居然也會相信。馬玲玲翻瞭個身,想再瞇一會兒,等天亮後再起來去找李所長。正在這時,突然聽到窗臺上有響動,隨即便聞到一陣淡淡的幽香,她急忙睜眼去看,隻見一個黑黑的東西站在窗前的桌子上,跟著搖身一變就變成瞭自己的前夫,慢慢向她床邊走來。馬玲玲這下信瞭,頓時嚇得魂飛魄散,想喊,卻喊不出聲音來,想起來推開前夫,手腳卻軟綿綿的,一動也不能動,隻能像死人一樣仰天躺著。馬玲玲隻覺得腦子裡昏昏沉沉的,心裡又氣又急,跟著便昏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學生們都起來瞭,見馬玲玲還在睡,便有人把她喊起來,說李所長在辦公室等她。馬玲玲想起昨晚上的事,羞得滿臉通紅,匆匆爬起來便沖出瞭女生宿舍。

              一見到李所長,馬玲玲渾身發抖,什麼也說不出來。李所長心裡有瞭底,安慰瞭她大半天,馬玲玲才平靜下來,哽咽著把情況仔細說瞭一遍。李所長一邊聽一邊問:“你確定看到的是一個小小的黑影嗎?真的是從那個小洞鉆進來的?”馬玲玲點瞭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案情有瞭重大進展,李所長有些興奮,以前還沒辦過這樣的案子呢,這要破瞭案,自己可就出名瞭。他馬上把校長和張政找過來,商量下一步的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校長聽說他調查的結果居然可能是狐貍精,臉一下沉瞭下來,不高興地說:“李所長,你覺得會有這種事嗎?這不是開玩笑麼?二十一世紀瞭,哪裡會有狐貍精迷惑人的事?”李所長說:“你聽我的準沒錯,這樣吧,我親自去捉,我拿著槍呢。”張政問:“你到哪裡去捉?怎麼捉?”“我搬到男生宿舍裡去睡,把劉小樂的鋪給我,把後窗戶用玻璃刀割一個巴掌大的洞,然後把學校所有宿舍的玻璃統統堵上,我就不信逮不住這個畜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也是一位老黨員瞭,不相信狐貍會成精迷惑人,但這怪事就發生在自己眼前,不由得不信。他聽瞭劉麗麗、劉小樂和馬玲玲所說的經歷,從中發現,他們說的狐貍精迷惑人的過程基本都一樣:時間大都在下半夜到天亮前,開始總是窗臺上有響聲,接著便會看見一個黑色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校長和張政看李所長躊躇滿志的樣子,也不好多說什麼,隻好安排李所長住進劉小樂的宿舍,然後找個玻璃刀把靠近窗臺的那塊玻璃割瞭個巴掌大的洞。張政又把學校所有宿舍檢查瞭一遍,確認再沒有別的漏洞才放心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李所長來到男生宿舍,在一張靠窗戶邊的床上睡下瞭。可是一連住瞭幾天,連個狐貍精的影子也沒見到,李所長心裡暗暗稱奇:難道古代那些傳說都是真的?難道狐貍真是有靈性的動物,知道危險便不再來瞭?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有些灰心,劉校長也有些不耐煩瞭。由於長時間神經緊張,李所長也有些累,一倒在床上就想呼呼大睡。又過瞭三天,他實在支持不住瞭,準備第二天回去。就在這天黎明前,朦朧中李所長聽到窗臺上傳來一絲沙沙的響聲,他急忙睜大雙眼,發現一隻狐貍般大小的黑影子從窗洞裡鉆瞭進來,三角形的臉上有兩道藍藍的光,既像幽靈又似鬼火直直地瞪著他,李所長渾身一哆嗦,接著看到那個東西輕輕地跳到窗前的桌子上,隨著飄過來一陣淡淡的幽香,李所長頓時覺得渾身乏力,再也不能動彈,隻覺得香氣撲鼻,眼前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瞭。

              四、設計擒兇

              早上醒來,李所長隻覺得嘴巴黏黏的,其他的倒沒有什麼感覺。他左思右想,仔細回憶狐貍精迷惑人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奧秘,怎麼才能把那個畜生抓住呢?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思考瞭一陣,終於想出瞭一個主意:能否設計一個不用人操作的機關,隻要那黑影子落到桌面上,窗戶門就自動關閉,關門打狗,看這畜生還往哪裡逃!說幹便幹,李所長把張政叫來,讓他幫忙在劉小樂宿舍安一個機關。張政請瞭一個木匠師傅,花瞭一天時間在窗子上安裝瞭一個自動關閉的機關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狐貍精並沒來。第二天也沒有來,第三天卻跑到女生宿舍作怪去瞭,這次居然是打碎玻璃進去的,又迷倒瞭一個初二女生,嚇得所有女生集體請假回傢瞭。李所長和劉校長商量瞭一下,請示瞭上級,索性把學校放瞭假,隻留下劉小樂宿舍的幾名男生和李所長一起設計擒拿狐貍精。又等瞭三天,那畜生果然耐不住性子來瞭。李所長睡意蒙矓中聽到響動,睜眼看時,隻見一團黑影從窗戶洞裡鉆進來,往桌面上一落,踩動瞭機關,“咔嚓”一聲響,窗戶嘩的一聲關緊,把那個巴掌大的洞堵瞭個嚴嚴實實。那黑影子猛聽這一聲響,嚇瞭一跳,香氣也放不出來瞭,李所長跳下床來,對宿舍裡的男同學喊道:“關住瞭,同學們快起來,一起捉狐貍精!”

              六七個男同學一齊從床上爬起來,有的拿木棍,有的拿拖鞋。李所長和大傢在屋裡搜查瞭兩遍,也沒發現它。大傢不由驚異起來,難道這狐貍精真會隱身逃跑?“搜!仔細一點兒,把床板翻過來!”李所長大聲吩咐。這時,學校裡其他人也被驚動瞭,劉校長、張政和老師們紛紛趕來,手裡拿著棍棒,把劉小樂的宿舍圍瞭個嚴嚴實實。

              劉校長走到窗外,把臉貼到玻璃上朝屋裡喊:“李所長,你沒看錯吧?”李所長大聲說:“絕對沒有,我親眼看見的。”說完便回頭吩咐屋裡的學生把下鋪的床板翻過來搜床底下。同學們把床板一個個掀開,當掀到屋角一個床板時,發現那裡趴著一隻灰色臉上起白花的老狐貍,正縮在角落裡發抖呢。

              花面狐見人拿著棍棒朝它過來,猛地一跳,又鉆到另一個床鋪下面。兩位力氣大的同學一下就將床鋪抬瞭起來,花面狐蜷縮在墻角,再也無處可逃。它睜著藍色的雙眼,可憐巴巴地望著怒不可遏的李所長和同學們,四腿發軟,渾身發抖。同學們舉起棒子正要打,被李所長攔住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抓活的。”李所長覺得這隻狐貍太古怪瞭,一定要弄回去好好研究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眾人向狐貍圍攏過來。那隻老狐貍也急瞭,張開尖尖的嘴,看來也準備拼命。突然,老狐貍向一男生猛撲過去,那男生嚇瞭一跳,一下子沒反應過來,隻見狐貍大尾巴一扭,閃電一般從那男生的腿下鉆過去。李所長眼疾手快,張開兩手,餓虎撲食一般,向狐貍沖去。那隻老狐貍身體很靈活,沖出重圍,然後跳上床,一頭紮進被子裡面,露出半截毛蓬蓬的大尾巴。

               “這回看你還往哪兒跑!”一個膽大的男生大叫一聲,沖上前,一下按住狐貍藏身的被子,使勁一裹,把狐貍包得嚴嚴實實:“抓住啦!”

              “劉剛,按住瞭。其他同學和我去找繩子,把它爪子先捆上。”說罷,劉校長跑出宿舍去找繩子。

               “狐貍沒多大勁,套脖子就成。”李所長說。一個學生忙拿過來一個皮帶,正要打開被子,就在這時候,一股淡淡的香氣忽然傳出來,李所長連忙捂住口鼻:“不好,狐貍又開始迷惑人啦,大傢快散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這股香氣李所長記憶猶新,最開始狐貍出現的時候,就用這招。隻見按著被子的那個男生忽然撒開手,被子散開,那隻狐貍再次閃現。那個男生突然撲通一聲跪下,嘴裡喃喃道:“娘,原來是你啊,想不到又能看到您,可想死我瞭。”一邊叨咕,一邊哭起來。劉校長剛跑出宿舍,聽到哭聲,連忙折回身,站在門口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吃瞭一驚。他知道,那個男生的媽媽已經過世三年,宿舍裡面除瞭他和一隻狐貍之外,什麼也沒有啊!

            這深更半夜的,真嚇人啊。有幾個學生,嚇得已經開始打哆嗦瞭。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沖上前,按住狐貍,快速把皮帶套在它的脖子上,接著朝那個學生猛然大喝一聲:“劉剛!”

              聲如炸雷,在劉剛耳邊炸響,他哆嗦一下,然後茫然地轉過頭:“咋回事,俺剛才竟然看到俺娘啦!”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一邊緊緊盯住狐貍,一邊對劉剛說:“這狐貍很古怪,你剛才和我前些時候一樣,產生幻覺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剛兩眼冒火,抄起棍棒:“狐貍精,我打死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別,咱們得抓活的。”李所長連忙攔住劉剛,然後對大傢說,“把它交給動物研究所,好好去研究。我看過資料,一般的狐貍,尾巴下面有個小口,能夠放臭氣,就跟黃鼠狼似的,這樣可以躲避敵害。可這隻狐貍放出的竟是香氣,真是邪門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個時候,天空已經有點放亮。李所長叫劉剛把老狐貍牽到外面。劉剛警告眾人說:“都離它遠點兒,小心這傢夥朝你們放香氣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向劉校長說:“劉校長,你經多見廣,知道這是咋回事不?”

              劉校長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:“不……不……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事,以前倒是聽過一些這方面的故事,還以為是瞎編的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剛抓抓腦袋,心裡暗暗稱奇,這隻狐貍給他的感覺太高深莫測瞭,“肯定有什麼奧秘,隻不過現在沒發現罷瞭。”他相信,這個謎早晚能解開。

              五、真相大白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破瞭青山中學狐貍精案,名聲大振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破瞭案,可李所長心裡仍是百思不得其解,不知道狐貍為什麼會釋放出香氣,為什麼能使人產生幻覺。正好,馬玲玲的表哥是省生物研究所研究員,於是李所長決定把花臉狐貍交給省生物研究所。

              研究所的領導聽到李所長講的狐貍精的故事後,很感興趣,便派馬玲玲的表哥和另一位研究員跟李所長到青山鄉去一趟,實地考察一下,回來再商量研究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研究人員從省裡來到瞭青山中學。兩個人在學校後面轉瞭轉,發現瞭一些線索。

              研究人員想,這隻狐貍會不會在山裡吃瞭啥東西,然後釋放出這種使人產生幻覺的香氣呢?於是連忙向李所長問道:“李所長,咱們大青山有沒有吃瞭能叫人產生幻覺的東西?”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想瞭想說:“我聽說如果吃瞭罌粟就能迷糊,能產生幻覺。罌粟屬於毒品,沒人種,可這裡也沒有野生的罌粟啊,會不會是別的啥東西?再詳細的隻能問藥農瞭。我們這兒有個老中醫,他對山上的草木最有研究。不過,我聽老人講過,這山上還真有一種仙草,吃瞭可以叫人飄飄欲仙,不過誰也沒見過。”

              研究人員告訴李所長說,在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,吃瞭或聞到它,會使人產生幻覺,沉睡於酣夢之中,或進入一個離奇古怪的夢幻世界,科學傢稱之為“致幻植物”。

              李所長讓馬玲玲陪省研究所的人去找老中醫。老中醫告訴他們,這山裡有一種當地人稱“魔鬼果”的植物,人若是吃瞭,神志便恍恍惚惚。至於狐貍為什麼能釋放香氣,還需要進一步研究。研究人員帶著采到的植物,又從老中醫那裡拿瞭一些“魔鬼果”回省裡瞭。

              馬玲玲回到所裡向李所長匯報,她似懂非懂地說,青山中學後面的山上生長一種叫“魔鬼果”的植物,聽老中醫說這種草是一種致幻植物。那老狐貍吃瞭這種植物,它身上可能產生瞭一種致幻物質,這就是那股淡淡的幽香。這致幻的幽香一旦被人聞瞭,人的神志便不清楚瞭,整個身心進入一種幻覺狀態,往往幻化出的就是幻想中的某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幾天,省研究所打來電話,告訴李所長,研究有瞭初步成果,撲在他們身上的就是那隻花面老狐貍,狐貍隻不過是來舔食人們的鼻涕和口水,這是它的一種嗜好,所有的一切都是花面狐搞出來的幻覺。

              馬玲玲知道瞭這個結果後羞得滿面通紅,李所長看著她意味深長地說:“看來你應該再成個傢瞭!”